精彩玄幻小說 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第52章 妙不可言的緣分看書

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
小說推薦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門病嬌退婚夜,女帝反撩了豪门病娇
少爷脏了,被一个无比嫌弃他的女人彻底的弄脏了。
少爷再也不是以前的少爷了,呜呜呜……
庄叔心痛无比,庄凉却笑颜如画。
一个大男人听到一个女人说出会对他负责这样的话语时,竟然会那般的开心。
庄叔心碎,庄叔心碎成饺子馅儿。
“少爷,就在前不久,这个女人刚刚拒绝了跟你的婚约,她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她是一个虚伪狡诈的恶毒女人!”
庄叔恨不得带着自家少爷回到虞陵趾高气昂悔婚的那一天,好让自家少爷看清楚这个虚伪的女人的真实面目。
“庄叔,你对陵儿偏见太过了,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庄凉的眼神始终含情脉脉的看着虞陵。
俨然一个花痴小傻子。
庄叔痛心,庄叔无比痛心,庄叔简直痛心疾首!
恨铁不成钢这个词他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其中真意。
“少爷,我看是你被她迷惑太过,你对她中毒太深了,少爷,你老实跟我说,这个虞陵是不是给你下迷魂药了?”
不然你怎么会对她这般着迷?
想当年你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
那些年多少莺莺燕燕、环肥燕瘦围绕在你身边,对你使出浑身解数讨好你,可你何曾对哪个谁有过片刻停留和心动?
但是现在你这是怎么了?你竟然把昔年那些女人对你的心思都用到了虞陵身上。
你看看你那黏黏糊糊的眼神,你看看你那满眼写着虞陵最大的没出息?
庄家在发生庄凉修为被废,灵力尽失这等天大的事情的时候庄叔都不曾觉得庄家要完了。
可眼前的一幕幕却让他不得不在心里一再的冒出庄家要完犊子了这句话。
庄家未来家主会是一个以老婆之命马首是瞻的人,庄叔想想都觉得可怕!
“你这货真是个讨厌的人,人家小年轻谈恋爱你瞎掺和,瞎凑个什么热闹?”
王奶奶最看不惯的就是一直对虞陵没个好脸色的庄叔了。
庄叔冷不丁被一个老人家怒怼,顿时也放乖了。
我的首推是恶役大小姐
赶紧闭上自己的嘴巴,迎来了短暂的沉默。
庄凉的眼神终于从虞陵的身上转移到了庄叔的身上。
一开口却不是劝解。
“我此前三番五次被人追杀可有查清楚幕后都是谁的指使?”
“不是说是谢家吗?”庄叔有些弱弱的开口。
“是谢家没错,可只有谢家吗?”庄凉的语气一如他的名字,带一个凉字便能让人觉得寒凉彻骨。
庄叔仿佛看到了修为尽失,灵力被废之前的少爷。
身体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开口时话语有些不利索。
“少爷,我……”
他不是没去查,而是还没来得及听手下人汇报便已经因为知晓了庄凉遇害而离开了。
“你可知今日城北的商场里除了发生了一起骚动还起了一场大火?”
庄凉一字一句的询问。
我们全家都戏精
他每一处一个字,庄叔的脸色便难看两分。
到了最后庄叔的脸色彻底看不了了,太臭了。
“对不起少爷,是我的失职……”
庄凉微微抬手打住了庄凉的自责:“我跟你说这些话不是要追究你的责任,我只是想要提醒你,跟你说一句,与其将敌意放到阿陵的身上,不如将这些精力放到抓拿凶手的事情上。”
庄叔重重点头:“少爷教训的是!”
“你可知晓商场里有一家拼布店?”庄凉假装满不经心的问道。
庄叔点点头:“那玩意儿还是少爷你姑姑引进来的商家,最开始那商家找过来的时候我是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合作!”
庄叔对这件事情比较记忆犹新。
“毕竟几块不值钱的破布拼接在一起,搞得五颜六色五光十色五彩斑斓的,就可以买上百万,这不合理啊!”
这简直就是赚黑心钱嘛!
所以哪怕知道会买拼布的人不是差钱的人,差钱的人根本不会去买拼布,可庄叔还是对这东西十分的抵制。
“知道不合理姑姑还引进来,看来这里面有些不简单啊!”
庄凉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有些人原本他是不打算动的,但现在看来不动一动是不行了,有些人是欠揍的,话语说多少都没用,但是打一顿一定能好!
“是不简单,大小姐能从里面分很多红利呢!”庄叔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是羡慕还是鄙夷。
场面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
直到虞飞鸿无聊刷了刷手机。
“啥玩意儿,你们这节目那导演在那里,不收拾他竟然开始蹬鼻子上脸起来了,快带我去找他,我一定要打的他像猪头!”
“怎么回事?”虞陵不解。
虞飞鸿直接把手机给了她。
手机屏幕上俨然打开的是微博界面,鲍斌导演刚刚发表了一篇长文。
长文洋洋洒洒,看似是在澄清自己今日没有像往日那样开一个拍摄直播,但只要看了文章,就能发现,他这字里行间全都是在责备虞陵和庄凉影响了他的节目拍摄,是虞陵和庄凉让他被迫中断节目的拍摄。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甩得一手好锅。
若不是因为虞陵等人乃当事人,绝对要被他的这一篇文章给骗过去。
“文笔是好的,文采也是有的,只是你们说这只能活短短几十年的人,怎么就是停止不了要浪费时间,浪费气运呢?”
俞飞鸿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个说话无比淡定,对着网上铺天盖地的谩骂一点都不在意的人当真是自己的女儿吗?
要知道自己的女儿过去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过去的她可是非常非常在乎网上对自己的看法,但凡网上出现一丁点,对自己恶意的评论,虞陵都是会伤心很长一阵子的。
女儿现在的心态变得不一样了,胸襟也比之前开阔了很多,这些难道都是因为女儿出来之后认识了庄家那小子的缘故?
虞飞鸿心里很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可是他却也清楚,这一点他必须承认。
因为女儿的改变的的确确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男人。
“或许当年老人们是看你们真的有缘,才会允许你们订下娃娃亲,缘分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妙不可言,它能够让……”
“爸,你在说什么呢?现在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