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紅紅的花綠綠的葉 txt-十四章

紅紅的花綠綠的葉
小說推薦紅紅的花綠綠的葉红红的花绿绿的叶
裴凝露几人刚回府,便瞧见府门外停着裴凝霜的马车。
裴凝霜自从嫁入季府是处处不如意,先是继婆母与长嫂不拿正眼瞧她,后是与夫君不睦。这如今裴府三个妹妹在外胡闹,被人越传越过分,她听闲话听得是一刻也坐不住了,赶回来看看究竟怎么回事?她到家时裴凝玉几人还没回去,于是她便在门口等着。
秋罗
裴凝玉几人刚进府,裴凝霜便冲了上来,急慌慌的问:“到底怎么了?”
口惑 小说
当看到裴凝霜,裴凝露委屈的叫了声:姐姐!便害怕的哭了起来。
浪漫菸灰 小說
裴凝霜来不及哄她,看到几人中的裴舒接连问道:“大哥,到底怎么回事?”
裴舒白了裴凝露一眼,没好气的答了句:“问她。”便生气的走开了。
跟在几人后面郡主的婢女开了口:“请带我去见你们当家夫人,我去回禀她事情经过!”
一路上裴凝霜也听她们七七八八把事情说的差不多了,心中不免有点烦躁,季阳朔的大嫂一向看不起她,现在又因自己妹妹,自己回到季家不知道又要被她嘲笑成什么样!
老太太身体不好,听完此事更是气的床都下不来了,女儿家重要的就是清誉,现在裴府怕是在京都丢脸丢的都没脸了。她懒得管,让杨妈妈唤来了康氏。
万氏听说此事急冲冲的赶了过来,看到裴凝玉和裴凝寒一脸无事的样子,生气的奔了过来,想要动手。却被裴凝霜挡住!
我的后宫全是反派魔女
万氏生气的说:“霜儿,你这才嫁出去多久?就转了性子,你就眼看你妹妹被人欺负,还要护着别人?”
裴凝霜是有私心的,她嫁给季阳朔完全是因为王曼瑶前去提的亲,季家怕得罪她。才勉强答应.如今自己在季家并不好过,如果再与裴凝玉闹的太过,怕是自己在夫家连立足之地也没了。
见母亲与妹妹还是之前冲动的性格,她只好婉转说道:“母亲,总归都是一家人,哪来什么别人?”
又看了看裴凝露说:“今日的事,错的就是凝露,母亲应该把她带回去,好好管教一番。”
先见少年症候群
裴凝露气的嘟起了嘴巴,气鼓鼓的“哼”了一声、一脸不服气的说:“姐姐是怕得罪裴凝玉的姨母王大夫人吧,也难怪姐姐的婚事是她作的媒,可不是要好好奉承一番。”
裴凝霜被裴凝露的话气的咬了咬嘴唇,脸色变得很难看,万氏这才想起,自裴凝寒出嫁三四个月来,除了大婚后的三日回门,这是第一次回来。看到女儿现今有些消瘦的脸,怕是在季家真不好过,,Ծ^Ծ,,
她忙拍了下裴凝露,训斥道:“说什么呢?对你长姐也说这种混话,还不回去好好想想今日错了没?”
说完又努力压制自己的脾气,对着一旁的裴凝玉和裴凝寒说:“你们也回去好好想想,去吧”
裴凝玉和裴凝寒头次见她这么平和,俩人同时福了一礼,退了出去。
康氏自知她有话要与她女儿讲,也随便说个理由,走了出去。
见屋内没了外人,万氏忙拉着裴凝寒坐下,关心的问道:“你这才嫁出去多久,就瘦了一圈,莫非他们季家对你不好。”
裴凝寒长叹一口气,有些生气的抱怨道:“还不是爹爹,卖田也就卖了,偏偏卖给了季家,他家大嫂自我进门就没拿正眼看过我。”
万氏听了,心里恨不得把裴大爷拉过来暴揍他一顿,因为个妾,不但她不痛快,连她的女儿也遭了殃。
“那姐夫对你可好?”裴凝露问了句重点。
裴凝霜听了忍不住落泪,哽咽道:“他心中有旁人,自我进门,他看到我就没笑过,甚至有时候话都懒得与我说。”
万氏心疼的起身把她揽在怀里,拍了拍她的后背宽慰道:“别怕,有母亲在,我是不能看着季家欺负你,你今日别回去了,待我明日与你一同去,与他们分说清楚!”
裴凝霜一听,从万氏怀里挣脱出去,擦了擦泪珠,说:“母亲,我已经是季家的人了,有事您过去,不免被人议论。再说季家不是裴家,他们家的生意靠不上舅父家,他们家的生意后面是晏王爷,咱们得罪不起!”
万氏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气愤道:“难不成任由他们欺负你,我不管不成,为娘的看着你这般着实心疼。”
裴凝霜指了指西椒园方向,说:“女儿本来受点委屈忍忍也就算了,可是听说今日小妹还得罪了安陵郡主,那日后女儿在季家怎么过呀?”
裴凝露不屑的撇撇嘴,“我原本是想让裴凝玉和裴凝寒不痛快,谁知道半路跑出个郡主,把源头全拉她身上了。谁知道裴凝玉什么时候还巴上皇亲国戚了?”
“好了,好了,”万氏气恼的摆了摆手,:“苏氏的妹妹苏曼瑶是侯夫人,她的小姑子又是宫中娘娘,那个什么郡主自然是帮她的。”
裴凝霜说:“母亲安陵郡主,咱们家是得罪不起的,她不但是喧王的女儿,她更是陛下手中的钱袋子,她善于经商,皇商的事她说的比哪个皇子都要算。”又抬头看着裴凝露说:“既然得罪了,郡主咱们是赔不上礼了,妹妹就去西椒园赔个礼,让凝玉别计较了。”
“我才不去,她也配?” 她的话刚说完,裴凝露就瞪大眼睛不服气的嘟囔道:“这些年,咱们大房没少欺负她,她会说忘就忘了?再说得罪郡主用的着去给裴凝玉赔罪吗?我不去!”
裴凝霜有点生气说:“好好好,你们爱去不去,也不用管我在季家的死活,以后权当没我这个人吧!”
万氏最疼的就是她这个大女儿,见她生气,便开口教训起裴凝露:“你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为了她也为了咱们,咱们原本还可以指望你外祖母和你舅舅,可你外祖母和舅舅现在都要看你舅母脸色,你舅母连门都不让咱们上了。你祖母对咱们一向不喜欢,我看最近你也收收你的脾气!”
裴凝露勉强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