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 依依-第二百四十六章 萌萌搬走相伴

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
小說推薦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病娇哥哥追我八条街后把我宠哭了
夏寻醒过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
她发了会儿呆,彻底清醒后,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自己的身侧,那里却是空空如也了。
再环顾一周,也没发现熟悉的身影,不免觉得有些失落。
但这抹失落还没维持多久,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边推开了,低沉迷人的嗓音传进了耳中。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醒了?”
“那就起来吃晚饭吧。”
男人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她,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夏寻心里的那点失落,在宴景城声音的那一刻,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从床上坐起,抓了一把自己有些凌乱的长发。
直勾勾盯着面前男人的模样略显呆萌。
然后挑着眉问了一句。
“吃晚饭?”
“不会是你做的吧?”
这两句话里的槽点太过明显。
宴景城迈着步子靠近,在床边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瞧着夏寻,气势逼人的反问道。
“怎么?”
“我做的就不能吃了?”
语气里带着几分的不满。
夏寻眨了眨眼睛,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躲开面前男人的视线,违心道。
“没,我不是这个意思。”
心里却忍不住嘀咕。
这家伙从小到大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作派,别说是做饭了,厨房都没进过。
她可不相信这样的宴景城,做出来的饭能吃。
不过这种话是不能真正说出口的。
夏寻笑眯眯的下了床,去了趟卫生间打理自己,然后才跟着宴景城走出了房门。
但当她真正看见餐桌上摆着的三菜一汤时,还是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就凭着这卖相,待会儿就算再难吃,她也都要忍着。
夏寻心里暗自决定着。
然后坐下,夹起了一块距离自己最近的糖醋排骨,抱着大无畏精神放进的口中。
接着略微意外的瞪圆了眼睛,讶异的目光落在了对面男人的身上,刚好与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眸撞了个正着。
宴景城扯了扯唇角,意味不明的开口。
“味道怎么样?”
话语中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期待。
夏寻默默的嚼了嚼,咽下口里的东西后,弯起了眉眼。
“好吃!”
然后又给自己夹了一块。
味道不说有多好,但对于宴景城来说,能做成这样,已经堪称是“奇迹”了。
这也是夏寻没有怀疑是某家酒店里做好送过来的主要原因。
而她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像是拥有魔力一般,让面前高大的男人难得情绪外泄,露出了个带着得益与愉悦的笑容,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
他才不会告诉夏寻,自己私底下不知练了多少遍,才把这简单的几道菜做的能入口。
“好吃就多吃点。”
“再尝尝这道菜,也是你爱吃的。”
宴景城拿起筷子帮着夏寻一起夹菜。
这顿晚饭就在这种和谐蟹温馨的气氛里顺利结束了,而外边的天色也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夏寻和宴景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打发时间。
没过多久就听到了门口方向传来的动静。
夏寻扭过头去,就看见一大一小进来的身影。
“萌萌?”
“这么晚了怎么还回来?”
今天回去认亲,她还以为这丫头会在那边住下的。
萌萌已经哒哒哒的跑了过来,直接挤进了夏寻和宴景城的怀里,可可爱爱的道。
“因为我想姐姐啊!”
“见过爷爷奶奶了,当然要回来陪姐姐才行!”
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萌的人心肝乱颤。
夏寻脸上的神情更软了几分,伸手戳了戳萌萌的脸蛋,低声的说了一句。
“姐姐一直在这里,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的。”
“你应该留在那里陪爷爷奶奶。”
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其实很高兴。
毕竟一直以来,她都把萌萌当做自己唯一的亲人来对待,如果这丫头找到秦家人以后,真的彻底忘了她,那样才是真难过。
宴景城也附和了两句。
站在远处的秦旭泽看着面前的场景,莫名觉得他们才像真正的一家三口,自己如同一个多余的人一样。
有些心酸。
但这样的情绪,很快就被他挥散了,适时的开口插入了他们之间的话题。
“没关系的。”
“那边的家人以后也有的是时间见面。”
“我也是支持萌萌回来的。”
“毕竟赛琳娜小姐也有段时间没和萌萌见面了。”
他的这番话里充满了体贴与善解人意。
夏寻闻言却冲着秦旭泽歉意的笑了笑,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不过几人也不是会纠结这种小事的性格,这点小插曲也很快就过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萌萌扛不住困意,依依不舍的上楼睡觉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秦旭泽坐在夏寻两人的对面,郑重的道。
“我决定明天带萌萌回家了。”
“这段时间打扰赛琳娜小姐了。”
“实在不好意思。”
夏寻早就知道了秦旭泽的打算,所以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并没有多少的惊讶。
但却下意识的握紧了被宴景城包裹着的手。
沉默了很久后,才开口,声音有些干涩。
“这么快就要搬走吗?”
只要一想到自己的生活里缺了萌萌,心里就无比难受。
这是不管做多少心理准备,都避免不了的痛苦。
秦旭泽笑了笑。
“其实不快了。”
“我之前也和萌萌谈过这个话题,她并不怎么排斥。”
“赛琳娜小姐请放心。”
“无论萌萌住在哪里,都不会影响你和萌萌的关系。”
他的这番话很真诚。
夏寻勉强的扯了扯唇角,已经没有心思继续聊下去了。
这个晚上,夏寻一夜无眠。
窗外刚有点光亮的时候,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身旁的男人立意就被惊醒。
“怎么醒得这么早……”
“不对,你昨晚不会一直没睡着吧?”
宴景城猛的从床上坐起,脸色不怎么好的盯着夏寻。
他知道萌萌要搬走的事情让夏寻心里不好受,也一直陪着她、安慰她。
昨天晚上甚至是感受到她呼吸变得绵长,像睡着了以后,才敢自己去睡的。
可现在……
宴景城的整张脸都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