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海蘭薩領主笔趣-1099.大地滋養熱推

海蘭薩領主
小說推薦海蘭薩領主海兰萨领主
这时候侍者走过来点餐,比阿特丽斯飞快地点了几道菜,侍者记下来重复一边没问题就离开了。
比阿特丽斯继续说:“是纽曼公爵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赫克托.纽曼侯爵的第二个儿子……”
苏尔达克一脸愕然:“额,也就是说即使纽曼公爵真有那么一天,也轮不到他继承爵位,而是他爸爸将会继承贝纳大公这个位置?”
“嗯,就是这样。”比阿特丽斯点点头。
苏尔达克低头摸了一下胸口的子爵徽章, “话说回来,看到我胸.前的贵族徽章,他们真就没有什么想法?”
“谁会在意一个子爵的想法?”比阿特丽斯抿嘴笑着说。
苏尔达克随后又说:“我发现好像就连科尔.诺顿都不知道要娶你们的人是我……”
海瑟薇听见苏尔达克随口抱怨,心情反而好了一点,笑着说道:“卢瑟家和诺顿家这么多年的恩怨,我们发下去的请柬根本没有诺顿家。”
逍遥初唐 小说
“……”
海瑟薇看了看窗外,这间高级餐馆门前的马车几乎排成了一队,被伊迪和科尔影响到的心情也逐渐恢复过来。
虽说一杯清水都要花掉二十铜币, 但是这里的菜品的确算得上精致而美味, 不过一餐只是主菜带了一些魔兽食材,四个人就花掉五个金币,并且还没点任何名贵的酒水,这個菜价就有些高得离谱。
不过看到其他餐桌那些贵族们买单的时候一脸平静的样子,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价格。
西雅眼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惊讶,她凑在苏尔达克身边,小声地抱怨道:“要是在多丹镇,这么多钱足够我们吃上一整年的……”
“其实贝纳城里面也有美味有便宜的小吃,有机会带你尝试一下。”苏尔达克小声对西雅解释道。
“哦。”
离开这间餐馆,魔法篷车刚好停在餐馆门口不得不说餐馆在味道和服务这两个方面,的确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唯一可以拿出来指着的,可能就只有菜品价格昂贵这点。
不过有时候, 在一些根本不缺钱的贵族眼中, 菜价昂贵并不能算缺点。
魔法篷车载着苏尔达克一行人来到英雄广场前面, 夜里的英雄广场被幽暗的灯光环绕, 四个人在广场上随便走了走。
这里将是苏尔达克参加授勋仪式的地点, 这次提前过来转一转,也算是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英雄广场中心区域是一组贝纳剑士的雕像群,那些拿着长剑在战场上尽情奔跑的剑士们,随便看看就会让人觉得血脉偾张。
魔法篷车行驶到卢瑟侯爵府街口的,就看到那个浅黄头发的年轻人站在马车旁边,看到海瑟薇的魔法篷车驶过来,就挥了挥手拦住马车。
马车夫自然是不敢从他的身上碾过,连忙将魔法篷车停下来。
海瑟薇甚至都没有下车,只推开车厢门探头问道:“格兰特,你还有什么事?”
那位叫做格兰特的年轻人站在车厢门口,有些惊讶地看了车厢里的苏尔达克一眼,随口说道:
“卢瑟侯爵和伊迪本身就有矛盾,不管怎样伊迪也是排在纽曼家族顺位继承人前五的位置,谁都希望不要把事情闹大,所以我觉得这么一点儿小事,真的没必要告诉卢瑟侯爵……”
海瑟薇冷着脸问道:
“格兰特,所以你跑到我家门口守着,只是为了我回来的时候警告我?”
格兰特看到海瑟薇脸色不怎么好看, 也觉得自己这么做,可能有些过于冒失了,连忙说道:
“海瑟薇, 你就快结婚了,而且马上就要鲁伊特城了,没必要还要把这些本就存在的矛盾激化吧。”
海瑟薇甚至都懒得听他说什么,敲了敲车窗,对马车夫说了句:“走吧,我们回家!”
‘砰’的一声关上了车厢门。
魔法篷车向左前扭了一下,绕过格兰特飞快地驶向卢瑟侯爵府。
格兰特在后面有些气急败坏地喊:
“海瑟薇,喂……”
返回卢瑟侯爵府,西雅终于可以跑到泳池里游上几圈儿。
海瑟薇躺在藤椅上,看着泳池里翻着水花宛如大蒲扇一样的三彩尾鳍,枕着苏尔达克的胳膊,好奇地问道:“达克,你是从哪找到这样一位可以长时间离水的娜迦人鱼的?”
“在威尔克斯城。”苏尔达克说完笑了笑,随后对海瑟薇讲道:
“当时本来我准备在奴隶市场买几名矮人工匠的,结果根本就没有买到,反而看到她泡在玻璃罐子里被一个本地贵族买了去,你都无法想象她当时的样子,第二天等我返回多丹镇的时候,就在城门口的内河里看到她正要从水闸口逃出去,只是觉得她能从那些贵族手中逃出来,还真是不容易,就丢了一把魔法匕首给她,后来……”
苏尔达克讲述这段故事的时候,旁边藤椅上的海瑟薇居然听着故事睡着了。
海瑟薇却是眨动着碧色大眼睛,看着他的侧脸说道:
“现在反而成了你的帮手!”
苏尔达克随后说了句:“是啊!”
佳人在怀,又是幽静的夏夜,苏尔达克翻过身吻在海瑟薇柔软的嘴唇上。
在侯爵府里海瑟薇就被管得很严,尤其是婚礼前的这几天。
很多贵族家庭甚至会禁止双方见面,苏尔达克和海瑟薇长期身处异地,难道有在一起增进感情的机会,又有卢瑟侯爵的首肯,才会让他们这几天还能腻在一起。
这种时候,不远处的树下一名女仆轻轻地唤了一声:“海瑟薇小姐……”
海瑟薇俏脸红得娇艳欲滴,狠狠地将苏尔达克推下藤椅,用力将睡梦中的比阿特丽斯摇醒,拉着她逃一般的跑掉了。
……
没想到西雅居然躺在泳池里不肯离开,说什么都不肯睡苏尔达克房间洗浴室的浴缸,执意要睡在后花园的泳池里。
苏尔达克有稍微等了一会,没能劝说成功,就和肯尼斯管家打了一声招呼,便独自返回房间。
回到房间里,苏尔达克又在浴缸里泡了个澡,然后坐在房间里书桌前,借着书桌上的魔法台灯,将鬼纹兵蚁的‘力量与韧性’生命魔纹和地穴领主的‘大地滋养’摆在桌面上,他需要这两张生命魔纹中做出抉择。
白天进行的承载力测试,让他知道自己穿着伊森哈德的魔纹构装,居然还能再殖入一张生命魔纹。
原本苏尔达克觉得‘力量与韧性’生命魔纹很不错,尤其是自己是一名骑士,韧性是战斗时候抗击打能力,通常随着体质和力量的增长而增长。
不过鬼纹兵蚁的生命魔纹刚好强化这两个方面,非常附和苏尔达克对属性需求。
反观‘大地滋养’就显得没那么实用,自己已经是一名拥有圣光术的骑士了,还需要‘大地滋养’这种恢复型增益效果吗?
而且每次战斗苏尔达克都会给自己加持‘神佑之体’,苏尔达克觉得这些魔法效果都有可能重叠了。
不过这张‘大地滋养’的生命魔纹毕竟是地穴领主身上剥下来的,以生命层次来看地穴领主至少要比巨型鬼纹兵蚁高出整整一级。
所以苏尔达克整个下午都在犹豫,思考着自己到底该选哪张。
房间里靠近床边的地方光线很暗,墙壁上出现了一扇虚空之门。
阿芙洛狄从门里慢悠悠走出来,走到苏尔达克的身后,望着桌面上的两张生命魔纹,指着‘大地滋养’说道:“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当然是选这张……”
说完,甚至都没有等苏尔达克做出反应,转身又慢悠悠地走到墙边,就像那里本身就有一扇门,阿芙洛狄推开门就走了进去,整个人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只留下苏尔达克呆呆地看着那面墙壁发呆。
既然阿芙罗狄说这张更好一点,自己又很难做出抉择,苏尔达克便索性选择了‘大地滋养’生命魔纹。
接下来便是开始进行献祭仪式,为了避免有人打扰,而且殖入过程也是要流出很多鲜血,还要避免弄脏这间客房,所以苏尔达克选在在洗浴室的浴缸里进行魔纹殖入。
苏尔达克这次选择魔纹殖入的地方是左侧大腿正面,这应该是他自己身体最好下手部位。
在献祭仪式上获得‘真实之眼’,然后开始将生命魔纹从魔皮上剥离出来,这一步是最麻烦的,不过幸好苏尔达克做得比较熟练,这时候只是按部就班地做魔纹分离,又给自己加持了‘神佑之体’,捣鼓了半天之后一切准备就绪,就开始一点点地往大.腿上移殖。
总体来说就是将大.腿上面的皮剥下来一些,然后通过献祭仪式让这幅生命魔纹寄生在大.腿之上,同时这份‘生命魔纹’拥有的力量也转移到苏尔达克的身上。
给别人进行魔纹殖入与给自己进行魔纹殖入本质上的区别就是要克服疼痛,最好把眼前的大.腿想象成一截儿木头,否则手一旦不稳地话,很影响殖入效果。
这张‘大地滋养’要比‘力量与韧性’生命魔纹复杂得多,成功殖入魔纹之后,苏尔达克发现浴缸里的水都被自己鲜血染红了。
随着圣光术和神佑之体的强力恢复,大腿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那幅如同杂草丛中出现几根树藤一样图案出现在苏尔达克的腿上。
苏尔达克用水冲掉大.腿上的血污,从浴缸里走出来,站在一面落地镜子前面。
他闭着眼睛感受着左腿上的生命魔纹,在他的精神世界里,那些藤蔓就好像将他和大地紧紧地连接在一起,就像是无数根茎插进大地之中。
随着苏尔达克将圣光之力注入了大.腿上的生命魔纹之中,这幅生命魔纹散发着圣洁的光辉,一道道圣光按照腿上的纹络亮起了。
而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一道道插进大地之中的藤蔓表面居然亮起无数符文,这些亮起的符文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随后一股磅礴的生命气息顺着藤蔓冲进了苏尔达克的精神识海。
苏尔达克只觉得身体在被这种生命气息一点点的改造,原本皮肤上被大火焚烧后结痂留下肉色积瘤和褶皱居然在缓缓地褪色,滋养一直在持续,苏尔达克感觉皮肤上很多细微血管也在慢慢恢复畅通,很多硬结也在渐渐地软化消散。
没想到‘大地滋养’最强大的居然是修复身体。
苏尔达克重新将浴缸里放好一缸水,再次躺回浴缸里,任凭着身体里的圣光之力源源不断涌入这幅生命魔纹中,而苏尔达克的身体就好像被一种淡绿色气息围绕着。
身体上的变化是肉眼可见的,一直这样持续输入着圣光的力量。
苏尔达克竟然进入冥想的状态中,他再次看到了精神识海中心区域的那扇门以及门上面的那套神圣战甲。
他没有尝试激活那套战甲,低下头看着双脚脚踝上好像有了两个极细的绿线,一股淡淡的力量注入精神识海中,苏尔达克尝试着再次推开了那扇门。
这次他纵身一跃,跃进了冰冷刺骨的海中,随后他迎着海中风浪朝着海面露出一条白线的方向游去。
就在这冰冷刺骨的海水里,脚下那两道细线带给他的力量居然是温热的,让他的神识不会在这片冰海里冻僵,苏尔达克便凭着不断涌进身体的力量,不断地游,一直再向前游……
这片海域上不时有一块块浮冰随着巨浪涌过来,苏尔达克每次躲避不及,都会被这些浮冰撞得七荤八素。
但这次他却是始终都没有昏厥,直到他最后感觉到自己已经精疲力尽,看到不远处一块如同小房子一样大的浮冰,苏尔达克奋力游过去,随后就从冰海里爬上浮冰。
那种刺骨的冰冷是灵魂层面的,几乎要将他的灵魂都冻结住,只是双脚一直有着淡淡的温暖气息滋养,苏尔达克始终在崩溃边缘游离着。
他站在浮冰上,终于可以向远处那条白线眺望,看起来很相似一片被冰雪覆盖高山……
灵魂深处涌动着一种情绪,就好像是在不断地鼓励着他,要他勇敢地游到那片陆地上。
下一秒精神世界终于崩塌成无数碎片,而这时候苏尔达克也是一脸疲惫地从浴缸里醒来。